2017年11月11日,俞敏洪和马东关于家庭教育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圆桌对话。

孩子的未来可以被规划吗?

俞敏洪:中国家长对孩子所谓的规划更是一种强制,就像把人塞到一个大罐子,家长创造罐子的形状。

父母有责任给孩子创造健康成长的环境。提供优秀的成长环境,将自己本身对于生活、生命的信心和乐观带给孩子,让孩子学习,进而得以体现,这是家长要做的。但很多父母恰恰忘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给人以自由,根据孩子自己的成长要素来发展他的空间,释放创造力、想象力和爱好。

中国家长其实是非常残忍的把孩子塞到一个罐子里,让孩子按照罐子的形状成长。中国古代的时候,为了训练一种小丑,把孩子出生以后放到一个罐子里面,让他在罐子里成长,长成一个团,再把罐子打碎,从此以后,这个人就是一个罐子的形状,然后到处进行表演。

这反映了中国家长的心态,因为你是我的孩子,我有资格来规划你的幸福、行动和未来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好,用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告诉孩子,你要听我的,这不是规划,这是强制。

f4756bff7d1f6273d22b1e0850d1c43f.jpg

马东:所有的规划都是徒劳的。

我通过自己的例子来讲述。父亲给我规划了好多东西,但没有一件最终实现。他规划了很多,但也没有严格禁止我不能做的事情。然而家庭环境与遗传力量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,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我最终又干上这行,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可被规划的。

人生漫长,比预期寿命要漫长很多,所以在今天,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孩子,去奢谈长远的规划,反而不如保留一些不确定性,自己去寻找和发现。

如何为孩子进行自由合理的规划?

俞敏洪:父母应多关注孩子的性格、行为规范、兴趣。

给孩子成长空间,并不意味着家长什么都不做了。我觉得家长有几件事情特别重要: 

第一、关注孩子的性格和脾气。

如果家长反复无常,孩子就会产生恐惧感和逃避感。如果家长通情达理,所有的行为都是可以预料的,孩子就不会产生稀奇古怪的脾气。关注孩子的性格脾气,不仅是去告诉孩子他的脾气和性格怎么变化,更是反映家长本身性格脾气的状态,进而调整。

b4ab9536550c06f009932302fd4303fd.gif

第二、行为规范。

行为规范,不是家长告诉孩子你必须天天学习,而是家长以身示范,告诉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接人待物应该怎么做。

我曾经碰上一个妈妈带着自己两岁多的小孩,刚好快递员把东西送上来,妈妈跟孩子说谢谢叔叔,这孩子就是不说。这个妈妈就跟孩子说:“不说是不行的,因为人家给我们做了服务以后,你不谢谢人家,以后人家就不把东西给送过来。”

孩子其实是能听懂的,重新返回去,大喊:“谢谢叔叔!”这个就是行为规范。看上去特别小的事情,但是五件十件加起来,孩子会很懂礼貌,容易被周边的人所接纳。一旦被周边人接纳,他会产生强大的安全感,他的性格、人品就会变得更加的健全。

第三、兴趣引导对孩子很重要。

兴趣引导不是家长给孩子强加一个兴趣,告诉他必须做什么,而是根据孩子的天性,让它变成自己生命中的某个强项。一旦碰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会成就感,有存在感。

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如别人的事情,但是家长不要强化,而是帮着孩子在某些方面建立自信。这种自信一定不是说这门课要学得多好,而是让孩子深刻的相信,不管自己处在什么位置,其实自己都是被别人接纳的。

马东:接受,但有边界。

 c2fc07b76c9976f727c5b69f0c5078f6.jpg

自由合理规划的核心是接受。无论他做什么,你都首先是接受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边界。边界不是主观的,不是我想让你怎么样,边界是客观的。比如一起开会,大家不要迟到,迟到的人发微信红包,这件事情就是客观的,是规则,不是我要求你做的,既然制定了规矩,大家都要接受这种规矩。

一个孩子因为犯了错被惩罚,家长很难受,但我一定会跟他说,没有办法,因为这是规矩,但是规矩是第三方的东西,咱们两个都接受。但是孩子的沮丧,因为被惩罚感到挫败,对此表现出愤怒,或者其他的反应,家长都要接受。

接受,是家长与孩子,是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一个连接点。这特别考验家长,就是你到底能不能够做到从心里面接受这件事。

家长最应该给予孩子的是什么?

俞敏洪:父母最重要的是给孩子一个平和安定的成长环境。

家长最重要的责任是给孩子创造一个平和、安定的成长环境,这涉及到父母的脾气,父母对孩子的要求是否合理,父母有没有时间陪伴孩子成长,父母有没有能力用自己的品格去影响孩子等等方面。

表面上看,家庭教育好像也不是什么大话题,不就是带着孩子一起成长吗?

但是现在,至少我个人感觉到,大部分出问题孩子,百分之七八十的根源都在父母身上。我一直有一个简单的观点,家长做好了父母,孩子一定会好的。所以我希望家长先把自己打造成合格的父母,至少我们应该付出努力。

马东:父母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日子过好。

中国人有孝道,有对老人的、对孩子的各种各样的约定俗成的传统,但是把自己过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。

在你孩子成长到一定年龄之后,你会多大程度上给他添麻烦?今天你寄予在孩子身上的希望会多大程度上希望他回报给你?你今天是不是跟孩子说你要好好努力学习,我全部身家都捆在你身上,我今后就指着你了?这些对孩子的影响可能是终其一生的,这种压力是潜移默化的,这些东西都值得我们反思,当然未必有一个完美的答案。

a5fda5c7a841f9b4706c611c51d39d37.jpg

如何缓解焦虑?

俞敏洪:脱离全民焦虑,缓解孩子压力。

美国孩子的压力也很大,但更多的体现在精英阶层中间。美国80%以上的孩子们都过得比较轻松愉快,因为他们的家庭对孩子的成绩没有太多的要求,上公立小学、公立中学,最后找一份简单的工作。

但是美国有10%左右的家庭是比中国竞争还要厉害,他们竞争的目标就是哈佛、耶鲁、斯坦福等美国强校。美国大学压力也很大,也有很多事故出现,但是与中国相比,最大的不同在于,中国是全民压力和焦虑,最普通的老百姓都给孩子施加要考北大清华的梦想。

中国人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心很重的民族,让孩子们成绩好,其实是父母想要面子的一个表现,跟他想要一辆好车开着感觉是一样的。但这样就影响到了孩子。孩子们也互相进行比较,比较之后压力很大。甚至延伸到比较家庭背景吃穿用度。

孩子也有很大的压力,但如果父母能告诉孩子,不管是家庭背景,还是成绩,都不能决定未来终生的命运和幸福,是可以缓解他们的一些压力的。

父母能做到的,是尽最大努力去缓解孩子的压力和情绪,并且还能保持孩子对于生命和未来的热情,这件事情其实大部分人是做不到的,也不容易做到。

马东:财富教育和生命教育要趁早。

孩子有几个教育,是尽早要去干涉的。

第一、财富教育。财富教育不是钱的教育,责任划分的教育。尽早让孩子明白,在他的成长过程当中,父母应尽的义务是什么,义务之外的的需求是需要自己去获得的。  

第二、生命教育。可极端称为死亡教育。对于生老病死这些事情,让孩子更早的接触和理解,对他是有好处的。

“比较”心理很难被克服,但整个社会进步的速度比我们想象得快。以前会以表、车、房为炫耀方式,但是今天更多的炫耀方式是我在读什么书、上什么班、接受什么教育。

今天的教育本身也是很昂贵的,读书也是在自己身上做投资。虽然这也是一种比较,但我至少是有进步的,是很好的比较。